寒假班课5折优惠

高一

101教育热线电话
400-6869-101
当前位置: 首页 > 高一> 高一语文> 高一语文知识点

高一语文《故乡人》

来源:101教育网整理 2018-03-28 字体大小: 分享到:

 

   

高一

   

语文

   

北京版

内容标题

《故乡人》

编稿老师

吴茜蓉

 

本讲教育信息

. 教学内容:

《故乡人》

 

. 本周学习目标

 

通过讲解《故乡人》,达到三个目标

1.

了解汪曾祺的作品和他的创作风格。

2.

阅读文本,把握三则故事中的人物形象,了解作者刻画人物的主要方法。

3.

品味汪曾祺富有个性的语言,欣赏作者“平淡之中见神奇”的高超的文字功底。

 

. 知识归纳总结

1.

作者介绍

汪曾祺,江苏高邮人,出生于

192035日。祖父是清朝末科的“拔贡”(略高于“秀才”)。 汪曾祺的父亲汪菊生(1897��1959)多才多艺,不但金石书画皆通,而且是一个擅长单杠的体操运动员,一名足球健将,学过很多乐器,也喜欢养鸟。汪曾祺的审美意识的形成,与他从小看父亲作画有关;父亲的随和、富于同情心,对汪曾祺日后的创作产生了很大影响。1939年��1943年就读于西南联合大学中国文学系。毕业后曾先后在昆明、上海的私立中学任教。后又到北京历史博物馆任职。北平和平解放后随解放军“四野”南下工作团到广州、武汉,最后又回到北京市文联工作。1954年,调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自1950年到1958年,一直任文艺刊物编辑。编过《北京文艺》、《说说唱唱》、《民间文学》。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下放到张家口地区的沙岭子农业科学研究所当农业工人,劳动四年。1962年初,调到北京京剧团当编辑。

汪曾祺

20岁开始发表作品。年轻时受西方现代派的影响较深。晚年作品渐趋平实。提倡“回到民族传统、回到现实主义”。但又主张现实主义要容纳各种流派,民族传统要能吸收一切外来影响。汪曾祺的小说乍看似乎不讲究章法结构,然而那是“苦心经营的随便”,因而他的小说被称为“散文化”小说。在语言上,他却非常重视。汪曾祺的语言干净自然,他要求自己“能不说的话就不说”。汪曾祺的小说包括《鸡鸭名家》、《异秉》。1980812日写出了《受戒》,发表于1980年第10期《北京文艺》,在文坛上引起了轰动。之后,作家即一发而不可收拾,陆续写出了《岁寒三友》、《大淖记事》、《王四海的黄昏》、《故里杂记》等,共六十多篇,形成了故乡小说系列。

80

年代初,汪曾祺像一颗耀眼的明星出现在文坛上。有人说他重续了中断近四十年的文学传统,重温了废名、沈从文的余热,好似一缕清爽的风,给当代文学启开了一道门,把小说带入到另一种境界。与“伤痕”、“反思”和“改革”文学不同,汪曾祺的故乡系列小说更深入人的内心,显示了“人”的回归,体现了人性的关怀。汪曾祺在71岁那年重印自选集的时候曾经这样评价自己:“我觉得我还是个挺可爱的人,因为我比较真诚。”

2.

汪曾祺创作风格

(一)汪曾祺的人品和文品都充盈着童心的魅力。童心的生成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汪曾祺的成长历程;二、民族文化的历史传承。童心的浇灌形成了汪曾祺故乡系列小说的审美趣味。综观汪曾祺的人生历程和创作轨迹,“不失赤子之心”的确成了汪曾祺毕生为人为文的不懈追求。

汪曾祺在气质、修养、情趣上深受其父的影响。他像他父亲一样热爱生活,对生活充满兴趣,充满好奇心。一颗心总为每一种新鲜的颜色、新鲜的声音、新鲜的气味而跳。生命充满内在的活力。所以他才能洒脱地审视世界,在自己的笔下营造起童年的殿堂。汪曾祺在浓浓的爱的氛围中健康成长。珠湖的渔舟,大淖的烟岚,戴车匠的车床,小锡匠的锤声,陈四的高跷,侉奶奶的榆树……都给他留下了美好而深刻的回忆。我们可以想像

19岁离家以前的汪曾祺纯洁无瑕,不谙世事,他的心灵明净如水。正是这样的童年养成了他善良、优雅、文弱、安分守己的天性。也正是这样的童年决定了他未来的发展道路和成长方向。一个人的童年究竟以何种方式在记忆中呈现,与他以后的生活经历有很大的关系。因为每个人对童年的回忆都是以现实生活为参照物的。19岁以后的汪曾祺开始踏入残酷的社会,经历各种波折:西南联大肄业;上海失业,陷入困顿甚至想自杀;1958年被强制划为右派,下放农村改造;文革期间,起落沉浮《沙家浜》,政治的魔杖时而使他坐冷板凳,时而把他推向个体荣耀的高峰,汪曾祺因此心灵备受煎熬,痛苦不堪……面对磨难,不同性格的人会作出不同的选择。汪曾祺在饱受磨难之后,采用重返童年的方式与亲切的故土,淳朴的故人融为一体,重新体味失去几十年的亲情,抚慰自己受伤的心灵。童年成了他的家园,成了规避之所。童年作为情结成为他创作的动力源,并内化为小说创作的美学机制。

(二)从对民族文化的历史传承上看,汪曾祺推崇的是一种顺乎自然,超越功利的潇洒的人生态度,汪曾祺从传统文化那里传承来的儒家的仁爱与入世和佛教的超脱、自然,在童心这儿找到了契合点。

(三)汪曾祺的人生道路坎坷不平,但他不暴露“伤痕”,也无心“反思”得失。执着于童年的美满,汪曾祺在自己的文本中体现着童年的和谐。汪曾祺说:“我追求的不是深刻,而是和谐。”汪曾祺小说的和谐美首先体现为多重关系的和谐与协调。和谐美直接体现在人与人、人与物、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等多重关系的冲淡协调之中。汪曾祺的小说关注普通人的生活,表现民间的生活立场和道德观念,并给予认同。又往往在乡土风俗的描写之中渗透着作者传统的文化意识和审美情趣。

在艺术表现上,汪曾祺也追求和谐,正如他自己所言:“我的作品不是悲剧,我的作品缺乏崇高的、悲壮的美,我所追求的不是深刻而是和谐。”这种艺术表现上的和谐,主要是通过作品内蕴的乐观、文风的平淡及语言的自然得以体现。他的小说中的语言和氛围都充满着富有画意的描绘,它们与人物的情意相契合。所以说汪曾祺小说的和谐美,表现在他纯熟的语言操作技巧上。他说:“语言的美不在一句一句的话,而在于话与话之间的关系。”“语言像树,枝干内部液汁流转,一枝摇,百叶摇。语言像水,是不能切割的。”汪曾祺小说的语言,近似随笔,自由散漫,像缓缓流淌的清溪一般,宁静平和中显出缜密悠长,随意自然的叙述中自有法度。有苏轼所说的那种“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所不可不止”的洒脱不羁,但又文理自然,话与话之间一气贯通,和谐优美。小说的语言简洁、质朴,清雅隽永,有诗化的倾向,有无尽的蕴味,适应了其抒情性的艺术气质。

(四)正如他的恩师沈从文喜欢写故乡湘西一样,汪曾祺也喜欢描写故乡高邮。在汪曾祺笔下,故乡高邮就是一卷卷别致的风俗画。汪曾祺是在一个张灯结彩民俗氛围很浓的元宵节降生人间的,这使他与风俗结下不解的情缘。

 

. 课文分析

1.

积累词汇,形近字组词

①湍(湍急) 揣(挣揣) 踹(踹开) 遄(遄往)

②戳(戳穿) 戮(杀戮

③淘(淘沙) 陶(乐陶陶) 啕(号啕) 掏(掏出)

④掺(掺和) 渗(渗透) 惨(悲惨)

⑤痄(痄腮) 柞(柞树) 祚(帝祚)

⑥篙(竹篙) 蒿(蒿草)

 

2.

掌握加点字词的注音

间或(

jiàn) 一爿(pán) 塑造() 瓦脊(jǐ

冲坍(

tān) 半晌(shǎng) 傍黑(bàng) 颠簸(bǒ

瘌痢头(

)(

3.

分析三个人物

1)打鱼的一家

特点:在艰辛的生活中,默默地忍受着生活的重压。这一家人面对卑微、辛酸的生活,表现出平静,他们没有怨天尤人,呼号哀告,只是默默承受,他们是生活中真正的强者。

2)金大力。

特点:他是乡村中一个笨拙的瓦匠,更拙于言辞,但是却得到了乡亲的认可。依靠的是他淳朴的性格,甘愿为他人付出的处世态度,不计报酬的本性和容易满足的心态。

3)钓鱼的医生。

特点:他潇洒脱俗,一边钓鱼,一边行医。经常免费为乡亲看病治病。家乡发水,他冒死救人;朋友落魄,他慷慨解囊,不求回报。他是乡村医生,但却集侠义与隐士于一身。

4.

写作特点

(一)汪曾祺的作品,最高明之处就是不刻意雕琢。刻画人物如此,环境描写更是如此。看似不经意的一笔,却有高妙的用意。

1)《打鱼人》中作者主要介绍的是打鱼人一家的艰辛,但却用了不少笔墨介绍其它几种打鱼方式,为什么?

作者用大量的笔墨,描写张帆打鱼的盛况和放鹰捉鱼的快事,是为了和打鱼人一家的艰辛生活形成对比,表现打鱼人一家的地位卑微,生活艰难,更表现了这一家人对无奈生活的顺从和适应,面对辛酸生活表现出的平静。

2)《金大力》中,特别介绍了金家茶炉的生活场景,这对表现金大力的性格有什么作用?

这个生活场景的介绍为金大力的性格铺设了一个真实生动的背景。他长年累月地生活在这样一个单调的生活环境中,每天重复同样的劳动,所以形成了他淳朴的性格和易于满足的心态。他的人缘好和做茶炉生意也是离不开的。

《钓鱼的医生》中,有一句自然环境的描写“不一会儿,就有一只钢蓝色的蜻蜓落在他的鱼竿儿上了。”这句话非常富有情趣,你认为呢?

这虽然是一句很不起眼的自然环境描写,但作者却用意很深。可以看出王淡人追求恬淡闲适生活的性格特点。真实、自然,给读者以强烈的画面感。表达了王淡人热爱生活,却不执着于功名利禄,追求自由和解脱的精神内涵。

(二)《故乡人》文中,每一篇的结尾都意味深长,给读者回味和咀嚼的空间。这是汪曾祺作品独特的结尾方式,试比较三则故事的结尾,指出其作用有什么不同。

1)秋天的水越来越凉,父亲的话越来越少了。(《打鱼人》)

结尾意味深长,作者对打鱼人一家的同情不是直接表述出来,而是蕴涵在这句叙述当中了。创设了一个悲凉的环境,表现出作者淡淡的悲哀。引发了读者的共鸣。

2)金大力不变样,多少年都是那个样子。高大结实,沉默寡言。不,他也老了,他的头发已经有几根白的了,虽然还不大显,墨里藏针。(《金大力》)

这是对金大力性格的一句高度总结。最后一句,“墨里藏针”,虽然表面写的是头发,实际是说金大力在朴拙的外表下,有一颗真正的善于洞察人生的聪慧心。

3)王淡人就是这样,给人看病,看“男女内外大小方脉”,做傻事,每天钓鱼,一庭春雨,满架秋风。你好,王淡人先生!(《钓鱼的医生》)

“一庭春雨,满架秋风”是作者再一次表现王淡人的恬淡、陶然之心,清贫而不为浮名俗利所累。后半句是作者对王淡人由衷的赞叹,以此作为全篇的结尾,更体现了作者自己的情趣和追求。

 

【典型例题】

下面两篇文章从不同的角度分析了汪曾祺的创造风格,说说你的看法。

闲声着色汪曾祺

我这人有个坏毛病:读书懒散而且几乎不写笔记。似乎书是给别人读的,写点感想也像别人拿枪逼着,一百个不情愿。可这次拿到《汪曾祺散文选集》之后,感觉必须要认真读,用心记。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作者写得太好。

汪曾祺散文最吸引我的有三个方面:第一,语言。第二,人物塑造。第三,幽默而淡定的心态。

??汪曾祺曾说过:写小说就是写语言。读过他的小说,多用白描手法,简约朴实;而他的散文,则隽永,淡然,充满生活情趣,像“篱下小葱小菜一样清淡自然”。

??《故乡的食物》里,写咸菜茨菰汤:“腌了四五天的新咸菜很好吃,不咸,细、嫩、脆、甜,难可比拟”。平平常常的东西,随随便便那么一写,就能把人吸引住了。

??写昆明的菌子:“(干巴菌)洗净后,与肥瘦相间的猪肉、青辣椒同炒,入口细嚼,半天说不出话来。只觉得:世界上还有这么好吃的东西?”到底多好吃?你自己想象去吧!这就是汪曾祺的语言特色,平白如话,看似随意又很有张力。

??此外,他的文中还多用方言、口语,讲究个自然之趣。如,《泰山很大》(你听听这个题目!):“它(指泰山)太大了,写起来没有抓挠。”“四川女孩往往很洒脱,想咋个就咋个”(《槐花》)。“抓挠”、“咋个”这类语言的运用让文章亲切自然,读起来没有障碍感。以路为喻,某些“大师”的作品盘曲嶙峋,美是美了,让人多少有些胆怯;而汪老的散文是一条乡间小路,似乎专门写给百姓,感觉踏实,舒坦,直抵人心。

??其次,说人物。读汪曾祺的散文,其中水灵灵的人物形象给人印象特别深刻。

??《跑警报》是我读到的第一个长散文。讲的是作者在昆明时为躲避日本轰炸机而跑警报的事。其中刻画绝妙的有几个人:一个姓马的学生,每到警报声起,“他就背一壶水,带点吃的,夹着一卷温飞卿或李商隐的诗,向郊外走去。”;有个侯姓同学,不仅可以准确报警,而且“一有雨,一定一马当先往回奔,去各个宿舍搜罗雨伞,放在校门外,见有女同学来,就递过一把。他怕这些女同学挨淋。”“侯兄送伞,已成定例。闻名全校,贵在有恒”。作者三言两语,勾勒了人物的轮廓。如果说姓马的师兄跑警报跑出了悠闲,那么姓侯的同学跑出了男子汉的柔情。读来令人忍俊不禁。

??水灵灵的人物,来自精当的白描。有人说,中国现当代作家里面,白描用得最好的当数鲁迅和汪曾祺。仅仅《跑警报》一篇,足已领略汪氏白描的魅力。

??“大凡为文,初则五色绚烂,气象峥嵘,渐老渐熟,乃造平淡。”这是苏轼说的。读汪曾祺的散文,这一点感受尤深。年岁越高,心境越发澄澈。他的许多散文都让人感觉一种尘埃落定之后的平静和淡然。

??还是举《跑警报》这个例子,本来是写战争阴云笼罩下的大学生活。在他的笔下,学生们可以利用跑警报的时刻躲避在郊外的松林里看书、休息,还可以躲在洼地里谈恋爱。更有甚者,对警报置若罔闻:一个利用这个机会洗头,一个去锅炉房熬冰糖莲子羹。

??为什么写这些人?不为什么。但在结尾作者写道:“我们这个民族……对于任何猝然而来的灾难,都用一种“儒道互补”的精神对待之。这种

儒道互补的真髓,即不在乎。这种不在乎的精神,是永远征不服的。”这句话,不是作者有意指点,但他泄露了天机,读者恍然明白:这些个性鲜明的人,这些可爱的人的精神面貌,他们个性中有着共性的东西��即在灾难面前的达观和对苦难的蔑视。翻回头来,我们再看看那个悠闲的马生和侠骨柔情的侯生,是不是在字里行间发现了一点别的意味?

??“为了反映

不在乎作《跑警报》。”��这就是汪曾祺,不渲染苦难,而是将苦难和沉重化解,给读者以滋润和休息。

??类似的例子还有许多,诸如《随遇而安》《自报家门》等,在此不一一列举。

??读过一段记述汪老散文写作心得的文字,他说:

??“写散文应克制,不要像小姑娘的感情那么泛滥。老头写情书,总归不自然。有的散文家的作品像一团火,熊熊燃烧,但看完空空洞洞,留不下什么印象。没有坎坷,没有痛苦;便写不出来好文章。散文不能落入俗套,要平易自然;我希望把散文写得平淡一点,像家常便话、写家信那样,切忌拿腔、拿调。当然也可以工笔、繁密,像何其芳的《画梦录》,别有风采,但那是另一种浓丽的花,我写不出来。”

??这段话让我很受启发。这个时代不缺热闹,但想找个宁静的去处,难。因此,浮躁的时候,不妨读读汪曾祺。

《受戒》是汪曾祺的代表作,曾选入中学课本,但下面的文章却表达了不同的观点,你的看法呢?

 

我喜欢汪曾祺,但不太喜欢《受戒》

《受戒》是汪曾祺先生的名篇,也是中国当代文学史上的名篇。如果要问哪一部作品最能代表汪曾祺的创作风格和创作成就,恐怕人们都会不假思索地答以《受戒》。我喜欢汪曾祺,但我却并不很喜欢《受戒》,或者说,我对《受戒》中的某些部分十分喜爱,但对其中的有些部分则颇有抵触。

  在说到我为何不太喜欢《受戒》之前,我还得先说说我对汪曾祺的喜爱。

  最近几年,我在大学开中国当代文学课,汪曾祺是我在课堂上所花时间最多的作家,几乎每次都要用去两个课时。我同时向学生说明,我并不认为汪曾祺是那种堪称“伟大”的作家,甚至也不能断言汪曾祺就是中国当代最优秀的作家。实际上,多年前,我还写文章对过分的“汪曾祺热”表示过异议。在任何一个时代,如果仅有汪曾祺这样的作家,那肯定是不够的。但汪曾祺对于我,却又的确是一个具有特别意义的作家。汪曾祺的作品,小说也好,散文也好,都具有反复欣赏、品味的价值。任何时候拿起汪曾祺的书,我都能津津有味地读上几篇。这些人物、情节、故事早就很熟悉的作品,仍能读得津津有味,我欣赏的是什么呢?是语言,是汪曾祺那炉火纯青的白话汉语。我们会对一些京剧名段一遍又一遍地听,并且一遍又一遍地听得如痴如醉,是因为那唱腔已在某种意义上具有了脱离剧情而独立的审美品格,也可以说,是因为那唱腔已在某种程度上具有了纯形式的美。而汪曾祺的作品,在某种特定的意义上,也可作如是观。汪曾祺的文学语言,也具有了某种纯形式的美。文学是语言的艺术。对语言的文学性缺乏敏感的人,其对文学作品的欣赏能力便是大可怀疑的。而要懂得什么是白话汉语之美,要品味白话汉语最高的文学性,汪曾祺不可不读。��这是我在课堂上用最多的时间讲解汪曾祺的主要原因。

  汪曾祺对语言的基本看法也为我所认同。在《自报家门》中,汪曾祺说:“语言的美不在一个一个句子,而在句与句之间的关系。包世臣论王羲之字,看来参差不齐,但如老翁携带幼孙,顾盼有情,痛痒相关。好的语言正当如此。语言像树,枝干内部汁液流转,一枝摇,百叶摇。语言像水,是不能切割的。一篇作品的语言,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注重于在一句中“炼”出一个光彩的字,或者热衷于在一篇之中“炼”出几个耀眼的句,都不是一种最高的追求,都难免失之于矫情、做作。好的文学语言,应该是每一句单独拿出来,都平淡无奇,但在作品整体中,在前后的文气相接中,却读每一句都如嚼橄榄。汪曾祺所追求的,正是这样一种语言境界。汪曾祺并不无意于“炼”出那种奇崛的字句,他字字句句都那么寻常、甚至土气,但一句一句地读下来,却感到真是“一句也不能少”。这当然不是说,在品味汪曾祺作品时,就没有那种特别有味道的句子。实际上,我常常在汪曾祺的作品中碰到这样的句子,并且每每要玩味再三。但汪曾祺作品中这类特别有味道的句子,却并不具有“奇崛”的特性,也并不能脱离整个作品而存在,如果把它从前后文中抽离,仍然是寡味的大白话。不妨举上几例。汪曾祺有一篇很短小的小说《求雨》,写的是大旱时节孩子们敲锣打鼓求雨的事。写到人们因大旱而望云霓时,道:“多少人仰起头来看天,一天看多少次。然而天蓝得要命。天的颜色把人的眼睛都映蓝了。雨呀,你怎么还不下呀!雨呀,雨呀!”这后面的一句“雨呀,你怎么还不下呀!雨呀,雨呀!”,既是很土气的大白话,又是“闲笔”,对于故事的叙述来说,这样的句子可有可无。然而,在读了前面的叙述后再读这句话,却感到那么富有意味,人们盼雨的心情也表现得更为真切。写到孩子们求雨回来后,道:“他们走得很累了。他们都还很小。就着泡辣子,吃了两碗包谷饭,就都爬到床上睡了。一睡就睡着了。”这最后的一句“一睡就睡着了”,是纯粹的口语,仿佛随时能从野老村妪口中听到,但放在这里,却又若有神助,令人回味不已。

  诗人艾青曾大力强调过口语美。在《诗的散文美》一文中,艾青说:“口语是美的,它存在于人的日常生活里。它富有人间味。它使我们感到无比的亲切。”在文章中,艾青举了两个例子。一个例子,是艾青在一家印刷厂墙上看到的一个工友写给同伴的通知:

  “安明!

  你记着那车子!”

  艾青评论道:“这是美的。而写这通知的人应是有着诗人的秉赋。这语言是生活的,然而,却又是那么新鲜而单纯。这样的语言,能比上最好的诗篇的最好的句子。”另一个例子,是一个电影里的几句“无关紧要的话”,是一个要和爱人离别的男人说的:

  “不要当做是离别,只把我当做去寄信,或是去理发就好了。”

  艾青评论道:“这也是属于生活的,却也是最艺术的语言,诗是以这样的语言为生命,才能丰富的。”读汪曾祺的小说,我总是想到艾青对口语美的推崇。我以为,汪曾祺的语言追求,是十分符合艾青的语言理想的。而用“新鲜而单纯”来评价汪曾祺的语言,也极合适。具有新鲜而单纯的口语美,可谓是汪曾祺作品的一大特色,这一点,在整个新文学史上,几乎无人能出其右。写到这里,我禁不住要再举一例。在《陈泥鳅》这篇小说中,汪曾祺这样写陈泥鳅:“他水性极好。不愧是条泥鳅。运河有一段叫清水潭。��水流也很急,水面上拧着一个一个漩涡。从来没有人敢在这里游水。陈泥鳅有一次和人打赌,一气游了个来回。当中有一截,他半天不露脑袋,半天半天,岸上的人以为他沉了底,想不到一会,他笑嘻嘻地爬上岸来了!”这里的叙述语言,整体上是都很口语化的,尤其那“半天不露脑袋,半天半天”,是纯粹的口语,是随时可听到的说法,但出现在这里,却又如此清新。在《诗的散文美》中,艾青说;“有人写了很美的散文,却不知道那就是诗”。这话用在汪曾祺身上,确切不过。

  前面说,汪曾祺的语言,已具有了一种纯形式的美,这当然是在相对意义上说的。当汪曾祺用那富有口语美的语言表达的思想情感、颂扬的人生态度也为我所认同时,我就有着更大的愉悦。当他所表达的思想情感、所颂扬的人生态度与我的接受心理相抵触时,我也会感到不太舒服。而名篇《受戒》中就有令我不太舒服之处。具体说来,就是小说中对那“荸荠庵”的叙述,每次读来,都令我多多少少有些反感。

  “明海在家叫小明子。他是从小就确定要出家的。他的家乡不叫

出家,叫当和尚。他的家乡出和尚。就像有的地方出劁猪的,有的地方出织席子的,有的地方出箍桶的,有的地方出弹棉花的,有的地方出画匠,有的地方出婊子,他的家乡出和尚。”在这地方人眼里,当和尚与劁猪、做婊子等是一回事,都是一种谋生的手段。也许这是实情,然而,汪曾祺却是以极为欣赏的语气来叙述这种实情的。“这个庵里无所谓清规,连这两个字也没人提起。”在一个完全没有“清规”的庙里,和尚们怎么生活呢?“他们经常打牌。这是个打牌的好地方。把大殿上吃饭的方桌往门口一搭,斜放着,就是牌桌。桌子一放好,仁山就从他的方丈里把筹码拿出来,哗啦一声倒在桌上。斗纸牌的时候多,搓麻将的时候少。牌客除了师兄弟三人,常来的是一个收鸭毛的,一个打兔子兼偷鸡的,都是正经人。”既然完全没有“清规”,那就吃喝嫖赌、娶妻纳妾都可以,于是:“二师傅仁海。他是有老婆的。他老婆每年夏秋之间来住几个月,因为庵里凉快。��这两口子都很爱干净,整天的洗涮。傍晚的时候,坐在天井里乘凉。白天,闷在屋里不出来。”于是:“三师傅��前几年一直在外面,近二年才常住在庵里。据说他有相好的,而且不止一个。”于是:

  他们吃肉不瞒人。年下也杀猪。杀猪就在大殿上。一切都和在家里一样,开水、木桶、尖刀。捆猪的时候,猪也是没命地叫。跟在家里不同的,是多一道仪式,要给即将升天的猪念一道“往生咒”,并且总是老师叔念,神情很庄重:

  “��一切胎生、卵生、息生,来从虚空来,还归虚空去。往生再世,皆当欢喜。南无阿弥陀佛!”

  三师傅仁渡一刀子下去,鲜红的猪血就带着很多沫子喷出来。

  我完全相信汪曾祺这里写的,是一种民间实情。但也总想到鲁迅对中国国民性的一种概括:“做戏”。在《马上支日记》中,鲁迅说:“中国人先前听到俄国的

虚无党,便吓得屁滚尿流,不下于现在之所谓赤化。其实是何尝有这么一个;只是虚无主义者虚无思想者却有的,��指不信神,不信宗教,否定一切传统的权威,要复归那出于自由意志的生活的人物而言。但是,这样的人物,从中国人看来也就已经可恶了。然而,看看中国的一些人,至少是上等人,他们的对于神,宗教,传统的权威,是呢,还是利用?只要看他们的善于变化,毫无特操,是什么也不信从的,但总要摆出和内心两样的架子来。要寻虚无党,在中国实在很不少;和俄国的不同的处所,只在他们这么想,便这么说,这么做,我们的却虽然这么想,却是那么说,在后台这么做,到前台又那么做��。将这种特别人物,另称为做戏的虚无党体面的虚无党以示区别罢”。中国有俗语云:“戏场小天地,天地大戏场”。按鲁迅的观察,中国人往往把“戏场”与“天地”相混淆,把“做戏”与“做事”相混淆。这种“劣根性”在各种方面都表现出来,在对待宗教的问题上也表现得很明显。宗教在中国,往往并非“信”的对象,而是“吃”的对象。鲁迅在《吃教》中说:“中国自南北朝以来,凡有文人学士,道士和尚,大抵以无特操为特色的。”“耶稣教传入中国,教徒自以为信教,而教外的小百姓却都叫他们是吃教的。这两个字,真是提出了教徒的精神,也可以包括大多数的儒道释之流的信者,也可以移用于许多吃革命饭的老英雄。”而“有宜于专吃的时代,则指归应定于一尊,有宜于合吃的时代,则诸教亦本非异致,不过一碟是全鸭,一碟是杂拌儿而已。”汪曾祺在《受戒》中,以欣赏的语气,把中国民间这种“吃教”的精神,表现得淋漓尽致:“当和尚有很多好处。一是可以吃现存饭。哪个庙里都是管饭的。二是可以攒钱。只要学会了放瑜伽焰口,拜梁皇忏,可以按例分到辛苦钱。积攒起来,将来还俗娶亲也可以;不想还俗,买几庙田也可以。”“教念经也跟教书一样,��舅舅说��要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在《“滑稽”例解》中,鲁迅说:“在中国要寻求滑稽,不可看所谓滑稽文,倒要看所谓正经事,但必须想一想。”《受戒》中写到的“荸荠庵”,当然是一个冠冕堂皇的“正经”所在。但这“庵”中的事,甚至不须“想一想”,都能感到强烈的滑稽。这以大殿上杀年猪最典型。一边是“神情庄重”地念“往生咒”,一边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真是滑稽之至。中国的“正经事”之所以往往“想一想”便感到“滑稽”,就因为“正经事”原本也不过是在“做戏”。

  民间的“做戏”与官方的“做戏”往往有着同构性。鲁迅还写过《现代史》一文,说的是街头的各种戏法,最后才说“到这里我才记得写错了题目”。其实鲁迅想说,一部“现代史”,不过是政坛上的各种戏法变换。按鲁迅的说法,《受戒》中的那些和尚,不过都是“做戏的虚无党”。当然,并非因为鲁迅一再批判这种“做戏”的“国民性”,我们才认为这种品性不必欣赏、不应歌颂。实际上,我们在今天的生活中,仍能时时感到这种上上下下的“做戏”之风,仍然只要“想一想”便到处可见那种“庄严的滑稽”,仍然随时可见到那种“既要当婊子,又要竖牌坊”的行为。前些年流传这样一首“民谣”:“村骗乡,乡骗县,县骗国务院;国务院,下文件,层层往往下念。”这说的是政治生活中的“做戏”,也是政治生活中的“滑稽”。这种把“做戏”与“做事”相混淆,把“戏场”与“天地”相混淆的“国民性”,也只要稍稍“想一想”就能明白其危害的。

  即便不从“做戏”的角度来认识“荸荠庵”中和尚的行状,我也仍然无法接受《受戒》中对这些和尚行状的欣赏。例如,我任何时候也无法对一个在大殿上杀猪的和尚心存好感,这首先引起我生理上的厌恶。

  所以,我喜欢汪曾祺,但不太喜欢《受戒》。

 

模拟试题

(一)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

1—4

接到手书,知道你要到我的故乡去,叫我给你一点什么指导。老实说,我的故乡,真正觉得可怀恋的地方,并不是那里;但是因为在那里生长,住过十多年,究竟知道一点情形,所以写这一封信告诉你。

我所要告诉你的,并不是那里的风土人情,那是写不尽的,但是你到那里一看也就会明白的,不必??嫉慕病N乙?档氖且恢趾苡腥さ亩?鳎?獗闶谴?D阍诩蚁缙匠W茏?肆Τ担?绯担?蚴瞧?担??谖业墓氏缒抢镎庑┒济挥小3?嗽诔抢锘蛏缴鲜怯媒巫右酝猓?胀ù?蕉际怯么?4?辛街郑?胀ㄗ?亩际恰拔谂翊?保?着竦拇蟮肿骱酱?茫??购酱?轿髁耆ヒ灿刑乇鸬姆缛ぃ??悄阕懿槐阕???晕乙簿涂梢圆凰盗恕N谂翊?蟮奈?八拿魍摺保?〉奈?呕??喑菩〈?5?亲钍视玫幕故窃谡庵屑涞摹叭?馈保?嗉础叭?魍摺薄E袷前朐残蔚模?弥衿?喑桑?屑兄耋瑁?贤亢谟停辉诹缴取岸ㄅ瘛敝?浞抛乓簧日谘簦?彩前朐驳模?咀鞲褡樱?蹲乓黄??男∮懔郏?对家淮纾?挠械阃该鳎?运撇AФ?崛湍陀茫?饩统莆?魍摺H?魍哒撸?狡渲胁钟辛降溃?蟛钟幸坏烂魍咭病4?灿瞄郑?蟮至街В??子兄窀荩?靡远ù?4?纷琶寄浚?橙缋匣ⅲ??圃谖⑿Γ?幕???豢膳拢?ò着翊?蛭拗?H?来?裰?叽罂梢允鼓阒绷ⅲ?湛砜梢苑畔乱欢シ阶溃?母鋈俗?糯蚵榻??#0;�这个恐怕你也已学会了罢?小船则真是一叶扁舟,你坐在船底席上,篷顶离你的头有两三寸,你的两手可以搁在左右的舷上,还把手露出在外边。在这种船里仿佛是在水面上坐,靠近田岸去时泥土便和你的眼鼻接近,而且遇着风浪,或是坐得稍不小心,就会船底朝天,发生危险,但是也颇有趣味,是水乡的一种特色。不过你总不必去坐,最好还是坐那三道船罢。

你如坐船出去,可是不能像坐电车的那样性急,立刻盼望走到。倘如出城,走三四十里路,(我们那里的里程很短的,一里才及英里三分之一),来回总要预备一天。你坐在船上,应该是游山的态度,看看四周物色,随处可见的山,岸旁的乌桕,河边的红蓼和白苹,鱼舍,各式各样的桥,困倦的时候睡在舱中拿出随笔来看,或者冲一碗清茶喝喝。偏门外的鉴湖一带,贺家池,壶殇左近,我都是喜欢的,或者往娄公埠骑驴去游兰亭(但我劝你还是步行,骑驴或者于你不很相宜),到得暮色苍然的时候进城上都挂着薜荔的东门来,倒是颇有趣味的事。倘若路上不平静,你往杭州去时可于下午开船,黄昏时候的景色正最好看,只可惜这一带地方的名字我都忘记了。夜间睡在舱中,听水声橹声,来往船只的招呼声,以及乡间的犬吠鸡鸣,也都很有意思。雇一只船到乡下去看庙戏,可以了解中国旧戏的真趣味,而且在船上行动自如,要看就看,要睡就睡,要喝酒就喝酒,我觉得也可以算是理想的行乐法。只可惜讲维新以来这些演剧与迎会都已禁止,中产阶级的低能人别在“布业会馆”等处建起“海式”的戏场来,请大家买票看上海的猫儿戏。这些地方你千万不要去。��你到我那故乡,恐怕没有一个人认得,我又因为在教书不能陪你去玩,坐夜船,谈闲天,实在抱歉而且惆怅。川岛君夫妇现在山下,本来可以给你介绍,但是你到那里的时候他们恐怕已经离开故乡了

节选周作人《乌篷船》

1.

下列关于“乌篷船”的说法,不正确的一项是:(    

A.

乌篷船按种类分为两类:一类是篷涂黑漆的,一类是篷涂白漆的。涂白漆的专作航船用,可乘坐远行;涂黑漆的,只作附近游览之用。

B.

乌篷船按大小可分为三种:大的叫“四明瓦”,次之为“三明瓦”,最小的称“脚划船”。

C.

以“明瓦”作船名,本是一种借代称谓,也可用于与其它船相区别,如“三明瓦”是指船上“中仓有两道,后仓有一道明瓦也”,与“四明瓦”不同。

D.

船头着眉目,壮如老虎,但似在微笑,颇滑稽而不可怕,这种雕饰唯乌篷船具有。

 

2.

关于乘坐乌篷船的常识,下面表述错误的一项是:(    

A.

乘坐乌篷船,可远行,可近游;可昼观,可夜闻;可饮酒,可品茗……行动自如。

B.

乘坐乌篷船,不可性急,应有“纵然一夜风吹去,只在芦花浅水边”的超然心态。

C.

乘坐脚划船,可尽情享受江南水乡情趣,但一定注意危险,不可把两手露出在外边。

D.

乌篷船中以乘坐“三明瓦”最为适宜,一者乘坐尽可悠闲,二者很少危险。

 

3.

下列理解与表述,不符合原文意思的一项是:(    

A.

“船头着眉目,状如老虎,但似在微笑,颇滑稽而不可怕。”寥寥数语,为乌篷船披了一片民间工艺美术的稚拙浑朴的衣裳。

B.

“在这种船里仿佛是在水面上坐,靠近田岸去时泥土便和你的眼鼻接近。”一个特写镜头,尽摄乘脚划船(亦称小船)会有的特殊感觉和视觉。

C.

“夜间睡在舱中,听水声橹声,来往船只的招呼声,以及乡间的犬吠鸡鸣”从一个侧面展现了江南水乡特有的景致,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

D.

本文从开头至结尾,没有对家乡景物进行细致入微的描写,所以使得本文显得琐细和平淡。

 

4.

根据文中信息,以下推断不正确的一项是:(    

A.

“我的故乡,真正觉得可怀恋的地方,并不是那里”,印证了韩少功的观点��“只有艰辛劳动过奉献过的人,才真正拥有故乡”。

B.

“不过你总不必去坐,最好还是坐那三道船罢”,透露出作者在儿时对“三道船”有着一种特别的感情,“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是这个道理。

C.

“但我劝你还是步行,骑驴或者于你不很相宜”等这些话语,是出于对一个外乡朋友周到的提示和关心,体现了作者与友人之间的亲密友谊。

D.

“这些地方你千万不要去”,这是作者对“布业会馆”里上海的猫儿戏的讥评,表达了一种陶然忘机,置身物外,松弛心灵,返璞归真的美。

 

(二)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

58题。

漂泊者的故乡

刘墉

归乡

到阿拉斯加靠近北极圈的费尔班克去,偌大的巴士里,只有我这么一位乘客。

窗外除了远处仍然覆着白雪的山头,四面望去全是杉树林,那些树又都长不大,好像上面有什么力量压着,全不到

5米高。

“树长不高的!上面是雪,下面是冰,即使在夏天,往下挖,没几尺就是冰冻层了,”中年的女司机对我一笑,“一年只有

4个月不下雪。”

“在这儿生活,寂寞不寂寞?”我问她。

“不寂寞,我有

8个孩子。从17岁开始生,现在老大都30了,”她又回头一笑,“下月抱第7个孙子。”

“他们都到南边去了吧?”“不,全在费尔班克。”

“没一个到美国本土去?”“去玩过,都回来了,受不了外面的拥挤和吵闹……还有污染。”她突然发出一串大笑,“信不信?这里是天堂,一个鸟不生蛋的天堂。天堂不一定是沃土,沃土不一定是天堂。”

 

守土

电视上转播奥运会体操比赛。特别为夺得男子团体金牌的俄国队名教练阿卡耶夫作了专题报道。

20

多年来,阿卡耶夫为俄国训练出许许多多体操名将,一个个拿到奥运奖牌,又一个个移民欧美。

对欧美那些富裕国家,争取顶尖好手“入籍”,是他们不遗余力的事,只要想跳槽,几乎立刻就能办成。于是那些跳槽的选手,一个个换了护照,拿了高薪,住了华厦,代表其他国家出赛,或担任其他国家的教练。

但是,阿卡耶夫仍然留在俄国住小小的房子,拿不高的月薪。

“谁说俄国穷苦、没前途?”阿卡耶夫在电视上说,“我就爱它。”

现场转播,也特别拍摄了以前受教于阿卡耶夫,而今代表其他国家参赛的选手的画面。

镜头运用得很妙,远远带到阿卡耶夫不时抬头远眺“老学生”的特写。

老学生从平衡木上摔下来了。

阿卡耶夫的脸色一震。

我不知道他的感觉,是喜,是悲?还是再一次失落?我猜想,阿卡耶夫会不会心里暗骂:“谁让你不留在自己的土地上?”

离乡

10年前认识了一位从苏州来的青年画家,他抱着一叠作品四处兜售,画的都是水乡。氤氲的水气、蒙蒙的雨丝、撑着伞的村妇,在青瓦白墙的杏花村里,美极了。

隔两年,又遇到他,画价涨了不少,画的依然是“杏花春雨江南”,用的依然是宣纸、徽墨,只是感觉差多了。

“离开小时候长大的土地,只好拿以前的旧稿子改造,

空想总不如眼看的变化多。”画家倒也坦白。

最近逛画廊,又见到他,江南的雨景成了纽约的高楼,凄迷的水色成了十里红尘的灯火,透过水墨的技巧,他把纽约的风景画活了。

“我找到了另一块土地,”他得意地说,“何必执著在一个地方?”

归乡与离乡

故乡就像母亲,有的人会守着母亲一辈子。有的人小时候虽然爱妈妈,到了叛逆期,却看母亲不顺眼,急着离开家。也有人在孤儿院长大,从来不知道母亲是谁、家在哪里。

我常想,到底是那“安土重迁”,守着故土一辈子的人对,抑或“志在四方”,早早就离乡背井、出去打天下,甚至一辈子不再归乡的人对?

“故乡”,英文说得好,是

Hometown也是Birthplace,家在哪里,哪里就可以是故乡;生在哪里,哪里就是故乡。

每个人都有故乡,每个人的故乡都不一定是父母的故乡。正因此,我们才不住在“周口店”;也正因此,世代的人类,才会东南西北地漂泊,创造了多样的文化。故乡,本来就不该执著在一个地方。

有人总盼着归乡,有人常盼着离乡。归乡是去寻找自己的故乡,离乡是为子女创造另一个故乡。

这世上有几人,知道他的祖先是从哪里漂泊来?

这世间有几人,知道他的子孙将往哪里漂泊去?

只知道:在这漂泊与漂泊之间,我们有了家。

对于漂泊者而言,上一个家,就是故乡。

5.

“偌大的巴士里,只有我这么一位乘客”,蕴含的意思是什么?“天堂不一定是沃土,沃土不一定是天堂”应如何理解?

1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6.

成绩斐然的阿卡耶夫为什么不像他的“老学生”一样移民欧美,反而还为移民欧美的“老学生从平衡木上摔下来”而“脸色一震”?你是怎样理解的?

1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7.

作者写到从苏州来的青年画家三次不同的表现,意在说明什么问题?试简要分析回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8.

下列对这篇文章的赏析,不正确的两项是

A.

当前流浪潮席卷天下,作者及时对这一现象进行心理剖析,体现了作者的理性思考和社会责任感。

B.

本文围绕中心采用了蒙太奇的手法,表达了一种独到的哲理观:故乡是从异乡演变而来,是祖先流浪的最后一站。

C.

“在这漂泊与漂泊之间,我们有了家”,意在告诉我们家是不固定的,她是随着人的工作生活等因素变化而迁徙的。同时也照应了题目。

D.

虽然作者不能肯定“安土重迁”对还是“离乡背井”对,但是从“正因此,我们才不住在周口店;也正因此,世代的人类,才会东南西北地漂泊,创造了多样的文化”句上看,作者更多的是赞成“离乡背井”。

E.

读刘墉作品,如品香茗,善用生活事例,道出人性的真善美丑,尤其是文章结尾,总留给人以无穷的回味。

【试题答案】

1. A

[涂白漆的是白篷船,不是乌篷船]

2. C

[据文中“你的两手可以搁在左右的舷上,还把手露出在外边”可知,手是可以露出在外边的]

3. D[

表面上读此文,是显得琐细和平淡,但琐细与平淡却是体现了一种乘坐乌篷船的乐趣,尚须吟哦细细品味]

4. B[

并不是对“三道船”有着一种特别的感情,只是对几种类型的乌篷船进行的选择。而这种选择恰是出于对友人的考虑,体现了一种人情的温暖]

5.

1)“偌大的巴士里,只有我这么一位乘客”所蕴含的意思是:费尔班克环境恶劣,很少有人以此地为家,因而回那地方的人很少。反衬女司机对家爱得执着

2)“天堂不一定是沃土,沃土不一定是天堂”,反映了女司机对故乡的辩证认识,意在说明无论故乡环境好与坏,只要是生养自己的地方,才有自己真正的爱,才是自己真正的故乡。

6.

1)阿卡耶夫不愿移民欧美,坚持执教于自己的国土,体现了人类安土重迁的传统本性,更体现了他对祖国的热爱。

2)“阿卡耶夫的脸色一震”,这是他内心情感的反映,对“老学生从平衡木上摔下来”,阿卡耶夫并不是喜,而是出于师徒情谊对徒弟寄予厚望,希望徒弟在外乡一切都好,至少不给自己丢面子;更出于一种民族自尊感。

7.

1)青年画家为了谋生而离开故乡,开始生活上的漂泊;

2)青年画家离乡时间已长,思乡情日重,因而家乡的画也成了珍贵的藏品;

3)青年画家找到了新的归宿��家。

青年画家具有代表性,意在说明:故乡,本来就不该执著在一个地方,在漂泊与漂泊之间,就有了家,也实现了人生的自我价值。

8. AD[A

项没有社会责任感之说。D项无赞成不赞成之说,作者处于中立态度]

 

 

                                                           

上一篇:高一语文《一条铁路的完成》

下一篇:高一语文知识点《呐喊》自序

高一期末考前辅导
标签: 高一 语文 故乡人 (责任编辑:)
寒假班课5折预售
10秒填写领取秋季提升规划
姓名
手机号
年级
*图形验证码
获取验证码
提交